武黄高速 > 武黄文化>正文

邹芬芬:秋思

文章日期: 2021-09-14 来源: 枫林管理所 浏览次数: 77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掬一捧清泉,采一束野菊,烹出岁月的况味。脉脉的茶香,便随昔日的阙阙故事,漫浸记忆的方舟。
       轻卷季节的珠帘,蓦然,才发现,落叶飘飞。那杨柳成荫、麦浪翻滚的暮夏,何时已成为,一帧江南的画卷。无须点唇,无须描眉,亦无须着脂抹粉,秋姑娘穿着薄如蝉翼的秋雾冷衫,翩翩而来。她趁着大地来不及叠起天使馈赠的雾衣,就挥动神笔,将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融为一气。而后,一往情深地挥洒在万物之上:长空的澄明,月色的皎洁,飞舞的落瓣,如火的枫叶,"气势两相高"的翠山和秋色。满眼的丹桂飘香,满耳的琴弦叠唱!
       秋,是"悲寂寥"和"胜春朝"的结合,就像它接受了春的绚烂和夏的繁荣的同时,也接受了春的张狂和夏的任性。而春、夏却不能拥有秋的超逸和幽静!
       秋雨,秋霜,秋风,秋叶,在这么多带有秋韵的载体中,我更钟情于那随风飘舞的落叶。记得徐志摩写过一篇叫《秋》的散文。他在感到落叶的抑郁外,感到了“那些在半空里飘揺,在街道上颠倒的小树叶儿”的妩媚和意味。落叶无声,在瑟瑟的秋风里,它们始终怀有最后一次奋舞的悍勇。当它们伏在柔嫩的枝条上,刚刚绽开鹅黄色的初梦,它们看到的是什么呢?是浩渺的长天,悠远的白云?还是嘈杂的市井,被践踏过千百次的小径?融融春光中,那金黄的季节怎样孕育?又是怎样,一步一步,准确而缓慢地向它移来?在它离开母亲的一瞬间,是幽幽的沉默,还是惆怅郁怀?抑或终于睁开了它醒世的眼?当它们完成生命中仅有的一次飞翔之后,坠入大地无边的怀抱,是否会溅起一次悠远的回声,抚慰这千千万万个安睡的心灵?它们在雨水和寒雪的覆盖下,会不会再一次叩响春天的韵律,进行着永无穷绝的枯荣?
常言道:“春华秋实”。万物始于春,而成于秋。虽然落叶经历了春的浪漫、夏的炽热、秋的丰硕之后,似乎注定要走向冬的萧条。但我不相信这般丰收成熟之后的金黄便是死亡。因为那金色的叶融于大地,于是金色的秋,又孕育在春的蓝图之中了。
       揽一叶书香,凭窗独坐。掀开记忆之门还有纯净的眸子,昔日的光景,有千般的留恋,千丝万缕的萦索。带着昨天的顾念、今天的思索、明天的萌动,带着祝福和期待,编织着一个美丽的秋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