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黄高速 > 武黄文化>正文

曹小姣:体味秋天

文章日期: 2021-09-13 来源: 资产管理科核稿 浏览次数: 45

    

    在一些唐诗宋词里,秋是萧瑟,秋是哀愁,秋是思念:“蝉吟秋色树,鸦噪夕阳沙”,“秋声万户竹,寒色五陵松”,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,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,“秋到边城角声哀”,“何处秋风至?萧萧送雁群”,“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”,“莫怪独吟秋思苦”……

    其实,四季轮回,每季都有自己的特色,每季都有自己的形式。但秋天却也是我喜爱的一个季节,除了喜欢秋天的含蓄,我还喜欢秋天的厚重和秋天的高远。
    有人说,秋天是凋零的开始。其实,凋零是收获果实的前奏,经历过凋零才会有果实的丰盈。落叶纷飞,果实累累,这是生命的走向,也是自然的法则。在我看来,秋天是一位伟大而幸福的母亲,它痴情地守候自己的天空,奉献一场令人欣喜的丰收,为人们度过寒冬储备着充足的粮食。在宁静中坚守,在收获中低调,就是秋天的本色。春天的勃勃生机,夏天的花繁叶茂,被人们反复地歌咏,秋天却不去羡慕、不去嫉妒。我也不认为秋天就是萧瑟和哀愁。萧瑟确实来到了秋天,但一片黄叶,黄出的是花朵般的美丽,尽管被秋风割到了地上,但它完成的是自己的使命,圆满的是灿烂的生命。一株小草确实在秋天的剪刀下不得不走向枯萎,但不枯萎,小草又如何为下一次诞生而积蓄力量?萧瑟恰恰是再一次兴旺的前提,忧伤恰恰是另一次欢乐的起点。秋天让我们学会的是沉思,秋天让我们学会是的对新的憧憬更加地充满信心。
    显然,秋天也是浸润着浓浓的思念的。经过了春夏的努力,秋天终于给我们奉献了一场沉甸甸的丰收。晒谷场上,稻谷一堆堆,美丽的金黄令人喜爱;屋檐下那一列列挂满的玉米棒子显出一种美感。大门两旁的火红的辣椒好像两串无声的鞭炮。胖胖的冬瓜、南瓜,黄豆、绿豆,都满足地进入了储藏室。红枣、红柿也摘了回来……工厂的生产也到了高峰期,集装箱在码头上一个一个地被吊上了远航的货轮……无论哪行哪业,都在秋天有了大丰收,都在等着亲人的分享——往往在这种时候,那种思念亲人的潮水就会如涟漪般在心湖中涌动。
    秋天,宛若清澈的暖流在我们身边悄然地流淌,树叶渐渐地透出了黄意,有的将涂上好看的红色。白天的炎热渐渐地远去。金灿灿的阳光,标示着收获季节的高度。凉爽的秋风让一些思绪变得高远。我爱秋天,我爱秋天的沉着,我爱秋天的厚重,我也爱秋天的高远。